綠林20
     支持動物保護來投票!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09-09-03 15:24
點閱次數: 10594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銀河
發表數: 3895
支持動物保護來投票!
980美國是現代社會中具有民主經驗最久的國家之一,其政治體系以立法、司法、以及行政三個權力分支互相制衡為基礎。在這樣的社會裡,與政府、政治人物們斡旋是為弱勢群體爭取權益不可避免的工作。

美國近幾年來,出現了幾個專門為動物謀福利的政治團體。筆者在今年的動物權利大會上有幸聽了彼得.穆勒先生 (Peter Muller) 對此工作的剖析。穆勒先生是美國動物權利運動的先驅之一,也是人道選民聯盟 (League of Humane Voters, 簡稱 LOHV) 的創辦者,有與形形色色的政治人物們週旋的豐富的經驗。

  穆勒先生在演講中指出,根據美國法律,非營利性的慈善組織是不可以直接參與政治活動的,否則其捐贈者的捐款就無法獲得所得稅減免的優惠。這個限制讓大多數動物保護團體都對政治活動避而遠之。人道選民聯盟這樣的組織則叫做政治活動委員會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簡稱 PAC),是可以為政治人物們助選的。對候選人來說,選票與金錢之間可以進行簡單的互換,所以我們只要能夠組織起一定數量的選民,即使沒有大筆資金也一樣可以和我們反對的產業進行對抗。而且在很多地方選舉中,當競選雙方旗鼓相當的時候,只要少量的選票就可以左右選舉的結果;在這種情形下,即便是一兩千張甚至幾百張選票,候選人都會盡力爭取。穆勒先生說:“誰說政治人物們是可以用錢買到的?他們只能出租而已!只要你手裡有選票或者錢,他們就會改變自己的立場。所以不必去問他們說:‘你對此是什麼立場?’,你要告訴他說:‘在這件事情上,你的立場是 … ’”他的意思是要說:政客們的立場不是固定不變的,他們是否站在我們一邊,端看我們有沒有辦法左右選舉的結果。

彼得.穆勒先生是一位非常熱情親切的長者,他在大會間隙接受了筆者的訪問。

綠林:穆勒先生,謝謝你抽空接受我們的採訪。首先,可以告訴我們一下你是如何開始參與動物權利運動的嗎?
彼得:我是在1976年開始參與動物權利運動的。當時我住在紐約市。我有一個朋友,他每年,當打獵季節開始的時候,都要和我一起到紐約上州我們的一個朋友那裡。我們這個朋友在紐約上州擁有大片的土地,雖然他四處樹立了請勿打獵的警示牌,打獵的人們還是闖入他的地盤裡肆無忌憚地打獵。所以我們組織了大約十個人,到他那裡把那些打獵的人趕走。我們堅持這樣做了幾年之後,打獵的人越來越少了。後來,我們成立了一個組織,購買了更多的土地來阻止人們打獵。我們仍然需要派人巡邏,把闖入打獵的人趕走。我們也幫助當地其他一些反對打獵的居民,因為他們面對很大的壓力。一般來說,樹立警示牌禁止打獵被看成是一種非常強悍不友好的舉動。這些人覺得,他們的父輩祖輩一直在那裡打獵,因此你不應該阻止別人繼續他們傳統的活動;即便你是那一片土地的主人。但是一旦我們開始在那裡樹起了禁止打獵的牌子,很多鄰居也跟著這麼做,所以我們從打獵者的手裡奪回了很大的一片土地。

綠林:所以你們的努力讓反對打獵變成了一件可以被社區接受的事情。
彼得:對。慢慢地,那附近幾乎所有不打獵的住戶都樹立了禁止打獵的牌子。

綠林:那些打獵的人們沒有給你們造成一些麻煩嗎?
彼得:當然有咯。有好幾次,他們用獵槍來威脅我們。但是我們事先有經過周詳的計劃,所以每次我們巡邏時都沒有攜帶武器。如果我們手裡有武器的話就會給他們一個動武的借口。他們會說是我們先開槍的,所以我們從來就不帶武器。而且,那些在打獵季節打獵的人與在其他季節非法打獵的人比起來要好一些。如果是那些非法打獵者的話,他們很可能會什麼都不說就向我們開槍。那些願意去申請一個打獵執照的人更願意服從法律的約束。所以,他們的做法基本上只是想要嚇唬我們而已。

綠林:那警察沒有幫你們忙嗎?
彼得:警察?!警察本身就是打獵的人!警察就是那些用獵槍威嚇我們的人!警察完全是站在打獵的一邊。不管是警察也好,警長也好,野生動物管理員也好,都完全是站在打獵者那一邊。

綠林:真是不可思議!
彼得:在鄉下地方,他們通常被叫做“好孩子 Good old boy”。這是指這些人已經在那裡住了很多很多代,當地所有人都很熟悉他們。而我們是“外鄉人”,跑到他們的地盤上來製造麻煩。他們這些當地人都一定會站在一個戰壕裡反對我們。警察本身就是問題的一部份,我們從來沒有得到他們的保護。我們能夠得到的保護,主要是從一些媒體,報紙啦。有些媒體會把我們的活動拍攝下來,然後在電視上播出。

綠林:那是三十年前的情況 …
彼得:對,我在過去的三十年裡一直去那裡,而狀況並沒有太大的改變。現在是比過去稍好一點,但是問題仍然存在,當地人的心理也沒有什麼改變。後來,我們開始嘗試用其它的辦法。但是經過一段時間,我們覺得很多辦法都還不夠,抗議遊行啦,給報紙寫信啦,到法院去告那些人啦。這些都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除非我們開始參與政治活動。因為只要我們能夠掌握一些選票,那些議員就必須拿我們當一回事。否則,他們可能就無法連任。

綠林:這也是大約三十年前嗎?
彼得:不,我們大概花了三十年的時間來嘗試其它辦法。我們曾經狀告那些拒絕保護我的政府官員,但在紐約告州政府官員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比如說,在紐約州,DEC 是負責制定打獵相關規定和執法的機關。而紐約州的 Attorney General 是一定會保護這個機關的,因為他的責任就是在法庭上為紐約州的各種政府機關辯護。而 Attorney General 在紐約州是一個強有力的職位,所有的法官都不願意得罪他。不僅如此,就算法庭判定政府機關敗訴,並且要求該政府機關停止某種做法,Attorney General 有權把法庭的要求推遲到上訴以後再執行。這等於他可以單方面說:就算這個法庭如此判定,但是你們另找個法庭去上訴吧。所以,最後結果就是你在法庭上耗了三四年時間,花了一大筆律師費還是沒有任何結果。所以我們最後得出結論,通過法庭是沒有什麼用的。當然我們還可以用錢買下大片的土地,但我們又沒有那麼多錢。我們最後發現,參與選舉過程是個有效的途徑。我們一開始在縣一級的競選中活動,成功地讓那裡的縣議會立法禁止以捕獸夾誘捕野生動物,那是在1997年。隨後,那個縣裡有一個鎮想要把野鵝圍起來屠殺,理由是當地的野鵝數量太多了。我們與鎮上理事會中間的一個人聯絡,而他面臨一次雙方旗鼓相當的關鍵選舉。我們告訴他說,如果他投票反對屠殺野鵝的行動,我們就會幫助他競選。這個策略成功地阻止了屠殺野鵝的行動。

綠林:他們為什麼要殺那些野鵝呢?
彼得:哦,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我也不清楚他們到底為什麼要和那些鵝過不去。我猜想有些人對野生動物有一種心理上的恐懼症,尤其是那些在城市裡長大的人。他們從小就住在公寓裡,出門必然是坐電梯,而且從來也沒有見過多少野生動物。等到他們搬到鄉下的時候,他們發現四週盡是些鼬、野鵝、鹿等等,有些人就會不高興。他們對於自己的土地的所有權也非常在意:如果未經我的允許你就在我的土地上做什麼事情,我會很不高興。這大概也涵蓋到野生動物的頭上。說實話,我一直想要搞清楚這些人心裡是怎麼想的,但也只能猜測而已。他們大概有一種控制狂的傾向,比如他們有一英畝的草坪,就會擔心誰會把什麼拿走。如果有幾隻鵝坐在他們的草坪上而沒有付房租,他們就會想要把牠們趕走。

綠林:所以是在大約1997年左右,你們開始參與政治活動的嗎?
彼得:沒錯。我們一開始在鄉鎮級的選舉活動,結果很成功。我們就決定擴大戰場,把類似的辦法用在其它方面。所以我們就成立了人道選民聯盟。一開始,我們遇到了一些困難。因為絕大多數動物保護組織都是501(c)(3) (註:指一般民眾捐款可以減免所得稅的非營利性團體),所以我們一開始就必須清楚地告訴支持者:他們的捐款是無法減免所得稅的。大約五年前,我們開始擴大到我們所在的那個郡以外。我們希望把這個工作擴展到紐約州,以致於全美國。我們第一個在本郡以外的分部是在紐約市,它現在是我們最成功的分部。

綠林:城市裡的民眾似乎對動物權利運動比較友好一些。
彼得:是的,紐約市的議員們一般來說比那些鄉村地區的議員要容易講話的多,鄉村的議員所代表的選民有不少從事養殖業,還有很多是擁有大片土地的人,因而會牽制議員的立場。站在我們對立陣營一方的,最主要就是一些擁有土地的人,他們希望能夠不受阻礙地開發這些土地來賺錢。比如蓋房子啦等等。他們不希望政府頒布一些保護野生動物的規定來限制他們可以做什麼又不能做什麼。例如,我們那個地區住著很多水獺,牠們會築壩,築壩使大片的土地變成濕地;而濕地則受到環保法的保護不能被開發。所以對他們來說,水獺等於是在奪走他們的土地。所以他們非常支持設陷阱捕捉水獺的人 (註:通常這些被捕動物會作被賣給皮草製造者)。

綠林:你可以簡略地說一下你們是如何活動,影響政府的決策的嗎?
彼得:基本上來說,我們建立了一個願意把選票投給動物的人的資料庫,然後我們去找那些候選人。我們告訴他說,在他的選區內我們掌握了比如說兩千張選票;如果他同意在他任內支持以下這些保護動物的法案和規定,我們就會讓我們的選民在選舉中支持他。在很多地方性的選舉中,因為選民參與的比例通常並不很高,即使幾百上千張選票都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在得票數相近的時候就更是如此。所以在地方選舉中,只要你手上能掌握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五的選票,就可以做很多的事情。因為很多人並不會出來投票,如果你的人全都投票的話,他們就擁有比他們的人數多得多的力量。比如說你有百分之四的選民,而參加投票的只有全部註冊選民的百分之二十,而你的百分之四全部都去投票了,就等於你控制了百分之二十的選票!你就非常有影響力。一旦在幾次的選舉中你都可以說到做到,這些候選人們就會了解到你的影響力,他們就會照你的要求去做事。

綠林:那麼一開始,找到這些願意按照動物保護來投票的選民是否很花時間精力?
彼得:當時那次撲殺野鵝的事件讓當地很多人十分氣憤,我們只花了一個禮拜就得到了兩千位選民的支持。如果當時沒有發生這件事,這個過程就會慢一些;但是一旦出現了危機,一下子就有很多人站了出來,找到這些願意投動物一票的選民的過程就變得很快了。

綠林:但你還是要持續地維持這個支持動物保護的選民名單,不是嗎?
彼得:對,你要不斷地與他們聯絡,寫信,開會;不斷地提醒大家為了保護動物而投票是多麼重要的事情。而且你還要不斷地添增新的人進來,因為有些人會搬走。還有些人會搬家,所以你也要不斷地更新名單和地址。擴充名單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向全國性的動物權利組織購買他們的成員名單;但是這要籌到錢才有辦法。買來了之後,還要照地區分類,和名單上的選民聯絡等等。

                          
支持動物保護來投票!∼第二篇


------------------------------------【2007/01/30 文:綠林、圖:FARM】


●請尊重著作權,欲轉載使用請聯繫素食星球喔∼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最佳瀏覽模式: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3.0以上版本
Copyright c 2006 VegePlanet Technology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勿任意轉載。
116台北市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TEL:02-29325222 FAX:02-29319207 E-MAIL:service@vegeplanet.com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