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林20
     反鵝肝醬運動Lauren Onelas.1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09-09-02 17:05
點閱次數: 9097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銀河
發表數: 3895
反鵝肝醬運動Lauren Onelas.1
748反對鵝肝醬 (Foie Gras) 的運動是近兩年美國動物保護界的一件大事。鵝肝醬是一道傳統法式菜,以水禽類的肝制成, 在台灣與中國大陸又叫做肥肝。業主為了增加產量,通常採取填鴨式喂養。
調查得到的影片中,工人用腿壓住鴨子的身體,一手抓住牠的脖子,一手把一根一寸粗細的喂食鋼管插入鴨子的喉管裡,然後打開開關向鴨子的胃裡填塞高能量的糊狀飼料。

  一次的份量被填喂之後,工人把鴨子丟到一邊再去捉下一隻倒霉的鴨子。經過幾個禮拜這樣的折磨之後,鴨子的肝臟充滿了脂肪,腫脹到平常的十倍體積左右。

  鴨子病重幾乎無法走路之日,也就是牠要被送去屠宰,取出那個價格不斐的病態肝臟的時候。由於工人喂食的時候往往動作粗躁,有些鴨子的喉管會被戳破,以致飼料從脖子上流出。還有很多鴨子的胃承受不了那麼多的飼料,而鴨子吐出來的飼料有時會嗆到氣管裡,造成氣管炎甚至窒息。

  中國大陸的專業網站“畜牧獸醫在線”如此描述填鴨的過程:“填喂方法目前可分機器填喂法和人工填喂法兩种。人工填料一般是將番鴨用雙膝夾住,頭朝上,露出頸部,左手將鴨嘴撬開,右手抓食投放口中,強行讓其吞咽,反复多次。

  机器填飼則用插管直接插入到鴨嗉囊中去,然后通過管道机器填食。填喂時間一般2—3周,第一周每只每天鴨子填喂2—3次,第2—3周每天填喂2次即可。公鴨每次每只平均填喂量由150克增加到250克;母鴨每只每次由100克,增加到250克。填喂3周一般增重50—70%,番鴨的肥肝平均能達到350克。”

  鵝肝醬在美國的銷售量不大,而且只有加州和紐約州有兩家農場生產。自從鵝肝醬養殖場中的情形被曝光之後,美國各大動物保護組織紛紛採取行動,在各州爭取通過禁止鵝肝醬的法律。2004年九月二十九日,加州州長阿諾.史瓦辛格簽署了加州的反鵝肝醬條例,使得2012年之後加州就完全不能販賣和製造鵝肝醬了。加州是美國第一個通過這個法令的州。今年四月,芝加哥市通過法律禁止銷售鵝肝醬。而紐約州也正在考慮類似的法律。

  另中國的一個網站china-farm上是這樣說的:”另外,我國具有加工生產肥肝的傳統,鴨的肥肝也由於其特殊的風味和營養價值,成為西方發達國家消費者十分喜愛的高熱能食品,世界肥肝市場長期供不應求,前景非常看好。

750  反鵝肝醬這場運動的肇始者,是一位小個子的年輕女士- VIVA-USA 的前任主任蘿綸 奧內拉斯。VIVA 是總部在英國的一個組織,VIVA-USA 則是它的美國分部;VIVA這個名字的大意是國際為動物吶喊之素食者。

  蘿綸在發動了反對鵝肝醬的過程中,更傳奇般地說服了美國最大的健康食品商店 Whole Food Market 的總裁約翰 馬奇 (John Mackey), 讓馬奇轉而吃全素。Whole Food Market 在美國有171家分店,公司資產總值接近七十億美金,而由於有機食品增長的潮流成為美國成長最快的公司之一。馬奇先生最近兩年積極為農場動物福利努力,是動物保護運動重要的一員。

........................................................................................................

  筆者在今年動物權利大會的時候,採訪了蘿綸 奧內拉斯女士。

綠林:可以告訴我們你是如何開始參與動物保護運動的嗎?
蘿綸:我在很小的時候,大約四五歲吧,就開始吃素了。當時我們家經濟情形並不好,所以有一段時間家裡會沒有錢讓我繼續吃素。當我在德克薩斯州上高中的時候……

綠林:你的家人都是從德克薩斯州來的嗎?他們都吃素嗎?
蘿綸:對,我們全家都來自德州。但他們都以動物為食,只有我一人吃素。我上高中的時候,有一次老師講到有關野生動物的“管理”,其實就是在講打獵的事情。

  我當時一直舉手質疑,我覺得一定有別的辦法。我不相信屠殺是控制野生動物的唯一辦法。老師說:你可以去和那些關心這種事的人去講。當時我自己是我所知道的唯一一個關心動物的人,其他人都對這抱著無所謂的態度。不過,這位老師介紹我與當地一個動物保護組織聯絡:聖安東尼(St. Antonio,德州城市)動物之聲。我在這個組織裡開始了我的動物保護工作。

綠林:當時你還在上高中?
蘿綸:是的。

綠林:那麼當時你做了一些什麼活動呢?
蘿綸:主要是一些抗議遊行,我也在自己的中學裡組織了一個動物保護團體。後來我上大學的時候,又在那裡成立了一個動物保護組織。我也一直參與其它當地組織的活動。

綠林:你曾經在捍衛動物組織 (In Defence of Animals,簡稱IDA) 做事,然後在1995年成立了VIVA-USA,是嗎?
蘿綸:是的。事情是這樣的。當時美國的IDA和英國的VIVA正在討論是否要合併為一個組織,目的是讓 IDA 可以快速地開始素食的推廣。

  但是合併的提議最終並沒有成功,那時 VIVA 問我是否有興趣發起成立 VIVA-USA。我同意離開 IDA, 但 VIVA 並沒有給我一個有薪資的職位。所以我當時就一邊打零工,一邊讓這個新組織走上軌道。後來他們設法付給我半薪,再後來終於付給我全薪。

綠林:你最為人知的運動就是反對鵝肝醬,可以談談這件事情的經過嗎?
蘿綸:實際上,我們當時的活動目標主要是反對鴨肉。但是,反鵝肝醬後來卻成為 VIVA-USA 最著名的運動。我在對飼養鴨子的工廠化養殖場進行調查中發現,數千隻鴨子住在大棚子裡,牠們的喙被切去一段,沒有水讓牠們可以梳理羽毛;而且牠們只能通過滴水管來飲水,這對牠們的健康極其不利,牠們無法很好地調節體溫。

  也像其它的農場動物一樣,牠們無法涉足室外,一生不見天日。調查之後,我就開始與販賣鴨肉的商場聯絡,呼籲他們不要再販賣來自那些養殖場的鴨肉。美國東南部的EarthFare 是最早表示不再販賣來自這些養殖場鴨肉的商場。然後,我們開始了針對 Trader Joe 的為期八九個月的抗爭,在動員了很多大眾給他們寫信打電話以及在他們商店門口發傳單之後,最終讓他們放棄了販賣鴨肉。

綠林:但是相對於雞肉,鴨肉在美國並不普遍,不是嗎?
蘿綸:沒錯。我們開始這場運動的時候,美國每年有大約兩千四百萬的鴨子被屠宰,而雞的數量則是大約八十五億!所以我們覺得鴨肉養殖業是一個我們可以很快取勝的產業,至少可以對其產生明顯的影響。

  而且,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促使大眾思考農場動物的問題。因為在這個國家,一般人並不覺得鴨子是一種食物。鴨子是在湖上戲水,和人一起玩耍的動物。所以我們收到一些信件表示:“我從來不吃鴨子,但是鴨子受到的遭遇實在可憐,我現在覺得吃雞肉也是一件不對的事情。”所以我們也是在通過這個運動來推廣全素食。

綠林:業者也把鴨子關在格子籠裡嗎?
蘿綸:飼養做鵝肝醬的鴨子是被養在格子籠裡的。但飼養做鴨肉的鴨子,就像飼養做雞肉的雞一樣養在大棚裡。對於鴨子來說,一個特別的問題是無法接觸到水。所以牠們的處境比起雞來還要更可悲。

綠林:除了鴨肉和鵝肝醬以外,你還參與了什麼其它活動呢?
蘿綸:大家都熟悉的 Whole Food Market 是反鴨肉活動的一部分。除此以外,我還曾經參與調查加州的乳牛養殖場。加州是美國出產牛奶最多的州,根據美國環保局 EPA 的說法,乳牛養殖場是加州最大的污染源。

  牛奶業曾經在加州發動了一個所謂“快樂乳牛”的廣告宣傳,告訴人們乳牛生活在寬闊的草場上等等。我們希望以影片告訴人們,實際情形並非如此。我們的調查中發現,不止是公的小乳牛被關在小牛欄 - 牠們中大部分被屠宰作為“小牛肉 (Veal)”,母的小乳牛也被同樣關在小牛欄裡,直到牠們長到足夠大可以取代牠們的母親而成為商場貨架上牛奶的來源。

  我們在這個活動中採取了兩種策略。一個是在某個地方反對建立一家新的養牛場。我們發動了當地住戶,環保組織,還有一些社區團體,成功地阻止了那家奶牛場擴張到新地點。另一個是我們發起了推廣全素冰淇淋的活動,讓人們自己來品嘗美味的全素冰淇淋,同時告訴人們乳牛的悲慘遭遇。

  我覺得推廣素食最好的辦法就是,告訴人們農場動物的苦難,同時讓他們了解世上有很多美味的素食。我們並非是要從人們的生活中拿走什麼,而是給他們一個讓自己的生活更豐富同時又不必支持虐待動物的辦法。

綠林:所以你是在反對鵝肝醬的過程中,說服了 Whole Food Market 的總裁變成全素者的嗎?
蘿綸:事情是這樣子的。我一開始並不知道 Whole Food 有在賣我們曾經調查的那兩個農場的鴨肉。是一位加州的居民告訴我們的。我想,Whole Food 一直說自己關心環保、關心勞工福利,他們也應該會關心動物福利。

  而且 Whole Food 是德州的公司,我也來自德州,大家應該更好溝通才對。我就寫了一封信給他們,提出了這個問題,結果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我一直給他們寫信,他們後來回信說他們會自己去進行調查。調查的結果是他們沒有發現任何虐待動物的情形,所以他們覺得沒有什麼需要改變的。

  這之後,我派代表去參加了他們的股東大會,終於讓他們答應不再從兩個養殖場之一的楓葉農場購買鴨肉。然而他們仍然從另一家農場購買,我無法就此罷休。我們等了一段時間,和 Whole Food 保持著很客氣交流管道。我們一直覺得這樣一家公司應該會自己意識到這個問題,所以在耐心地等待。

  等了一段時間以後,我們不得不逐漸展開了針對他們的抗議活動。尤其是在 Trader Joe 同意了我們的要求之後,我們把所有的力氣都拿來對付 Whole Food。我們用了各種辦法;給總裁發傳真,抗議遊行,發傳單。

  然而卻沒有任何結果。這個運動逐漸變得越來越困難,因為有些動物保護組織並不願出頭反對 Whole Food。因為 Whole Food 會幫助他們募集捐款,並且在其它方面給予協助。最後,我自己去參加了一次在聖莫尼卡的股東大會。..........待續

----------【2006/11/26 文:綠林、圖:FARM、gourmetcruelty.com提供】


●請尊重著作權,欲轉載使用請聯繫素食星球喔∼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最佳瀏覽模式: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3.0以上版本
Copyright c 2006 VegePlanet Technology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勿任意轉載。
116台北市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TEL:02-29325222 FAX:02-29319207 E-MAIL:service@vegeplanet.com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