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林20
     反鵝肝醬運動Lauren Onelas.2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09-09-02 17:01
點閱次數: 9418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銀河
發表數: 3895
反鵝肝醬運動Lauren Onelas.2
748我在大會上宣讀了一份聲明,Whole Food的總裁不停地打斷我,然後PETA的代表也發表了演講。馬奇先生當時說我們在對他們施壓,這話讓我相當不滿,因為我覺得我們是在幫助他們做他們自己就應該去做的事情。所以開完會之後,我找到他,跟他說我不理解他為何要說我們在對他們施加壓力。我當時大概很生氣,也在言語中表現了這情緒。

  他對我說「你好像對這事真的挺在乎的」。我說如果你想要詳細討論此事,我們應該通過電子郵件進一步溝通。所以我們就開始對鴨肉的問題斷斷續續地通過電子郵件的往來討論。最後他在一封信中說,該說的都說過了,你已經了解我們的立場,我以後不會再繼續給你寫信了。即便如此,我還是再寫了一封信給他。

  過了六個月之後,我收到了一封電子信。馬奇先生在信中告訴我,他已經轉而吃全素了。他說他在這段時間看了很多書,還列出了那些書的名字。他還說他希望能夠改變 Whole Food 在這個行業中,也就是販賣動物身體,扮演的角色。

  他希望能夠徹底改變農場動物是如何被飼養的。你知道,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情形。我們曾經非常積極地在對抗這間公司,而有一天它突然回心轉意站到了我們一邊!我曾經針對很多公司進行抗議活動,卻從來沒有一家公司跑來跟我說:你是對的,我們錯了。
綠林:馬奇先生真是很不簡單!
蘿綸:是啊!你聽說過哪一個全球五百大公司的總裁會聽你講的話,然後自己去找了相關的書籍來閱讀。

綠林:他讀的那些書中間有什麼特別好的嗎?
蘿綸:Whole Food 商店裡總是有個不錯的書店,所以馬奇先生去那裡找幾本書翻看應該是再容易不過了。我記得他讀的書中有不少是很好的動物權利書籍,有些我自己都還沒有讀過。

綠林:Whole Food 整個的公司有很多不錯的政策,比如總裁經理的薪水不能超過員工的若干倍等等。我們驚訝的是馬奇先生沒有早一點接受動物權利的觀點。
蘿綸:我們當初也是這樣覺得。一個超大公司的總裁在報紙電視上大談龍蝦的感覺實在挺酷的!這會給推廣素食的運動很大的助力,讓大眾覺得動物的感覺是一個需要認真對待的議題。而且他是自發自願地在為動物說話,還為此而感到驕傲。所以我們現在有一位在另一個圈子裡廣受尊敬的人在替我們說話,這會讓我們的素食理念超越動物保護的小圈子而在主流社會中獲得立足之地。

綠林:你從高中時候就開始從事動物保護的工作,是什麼讓你一直努力不懈呢?
蘿綸:嗯,我想或許是因為我不停地轉換工作:當地組織,全國組織,IDA,VIVA,我在每個地方擔當的角色都有所不同。我也不是很確定,大概我天生對這些動物也有負罪感或許有幫助吧。每次我進行調查的時候,總是有一隻動物讓我難以忘記;總是會有那麼一隻,讓我特別感到親近。只要我談到那次的調查,牠就一定會出現在我的腦子裡,我知道我在講牠的問題,牠的故事,我覺得自己認識牠。

  這種聯想總是很有幫助,鼓勵我不能放棄。還有呢,就是明明知道我們正在改變這世界。有時候,我們得注意到小的進展,而不只是看到那些大的勝利。比如說有人跟你說:“記得你給我的那本小冊子嗎?我後來就再也沒有吃肉了!”這種小事給我很大的鼓舞。我覺得對這個人來說,這其實是一件很大的事件,因為這個轉變中包含了很多的思考。其實,有很多時候問題在我們這個圈子的內部,有些問題讓不少人退出了。

綠林:那麼,你去這些教不會的公司門前抗議,給它們造成各種煩惱,是不是很開心?
蘿綸:哈,沒錯,我真的很喜歡做這種事!或許我就是天生喜歡爭論,這世上沒有什麼比收到對方的一封回信說他們是多麼好多麼好,然後一句一句地把它駁得體無完膚更讓我興奮的事情了。與這些公司週旋,真的是我非常喜歡做的事情。當然了,我總是希望他們能夠做出正確的決定。像 Pier One 就是,我寫信給他們要求他們停止販賣鴨絨製品,結果他們立刻就同意停止販賣所有的羽絨製品,而不僅僅是鴨絨而已。偶然,你也會碰到一些意外的驚喜。

綠林:如果你只能挑出一件的話,你覺得過去一年中動物權利運動獲得最大的進展是什麼呢?
蘿綸:嗯,我對解放鴨子的運動有偏愛,因為那是我的……但那不能算是最大的進展。我覺得應該算是芝加哥市禁止鵝肝醬一事吧。因為我們在加州通過了禁令的時候,即使那個禁令還沒有立刻生效,等於是加州的州長站出來說這個產品是如此殘忍,我們無法讓它繼續在這裡販售。

  芝加哥的禁令表達的也是同樣的意義。我覺得這樣的表態非常有力量,它讓動物的苦難成為一個無法迴避的問題,它會大大地提昇我們在公眾心目中的信譽。這件事情讓我們可以告訴其他人:這個產品是如此殘忍,整個芝加哥市都已經禁止銷售了。

綠林:真希望紐約州也能夠通過類似的禁令。
蘿綸:是啊,大家都是這麼希望呀。不過,看起來不是那麼容易,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綠林:你可以介紹幾本好書給大家嗎?
蘿綸:嗯,有兩本比較舊的書我很喜歡。一本是 Gail A. Eisnitz 寫的“屠宰場 Slaughterhouse”,不過這本書現在已經有點過時了。還有就是馬特 斯卡利 Matthew Scully 寫的 Dominion (中文統治,管轄的意思)。雖然我不信上帝,但是我比較接近他的思路。對我來說,參加動物權利運動並非因為“X乘上Y的苦難等於__”的這種功利主義哲學,而是直覺上感到我們沒有權利這樣對待動物。

  我覺得斯卡利有辦法把這種情感付諸文字,並且表達地如此優美。說到底,我們參與這個運動是因為慈悲和愛心。雖然這本書中間有幾章我很想要刪除,像一些宗教的東西還有批評彼得辛格的一大段,但總的來說是本好書。最近,我還讀了一本很好的動物權利書籍,可是我想不起來叫什麼了……啊,對了,是彼得辛格寫的Ethics Into Action「捍衛生命史匹拉」﹝中譯本由台灣柿子文化於2006/8月出版發行﹞。

綠林:那真是一本好書,我們剛剛把它翻譯成中文在台灣出版。
蘿綸:是嗎,太好了。我剛剛才讀了這本書。很多朋友一直跟我說,亨利一定會喜歡你做事的方式,你也一定會喜歡他的。我一向覺得:“真的嗎?我對史匹拉的態度所知不多,真的會跟我這麼相投嗎?”我讀了之後,覺得說書上寫的和我的想法真是一點都不差。雖然我不是百分之百的同意他的戰術,但是他早年參與政治的經歷讓我更能夠理解他處理問題的方法。我們每個人都不是十全十美的,但是他的整個經歷讓我更能夠接受我們之間的不同點。

綠林:在對付這些公司的時候,長時期看來,比如十年二十年這樣的時間裡,我們應該怎樣系統地解決這些問題,你對這有什麼想法呢?我們如何讓這個產業改變他們的做法,或者是讓消費者改變做法呢?
蘿綸:我覺得所有這些抗爭活動都是在告訴公眾農場動物是如何被飼養屠宰的,並且也是在鼓勵他們改變成全素食者。我想我們需要用一切有效的辦法,不管是針對公司的抗爭活動也好,立法公投的努力也好,面向個人的宣傳也好;除非我們找到了那個神奇的銀子彈,不然我們還是得用各種各樣的辦法。

  有人說這個星球已經無法再承受工廠化養殖業造成的環境破壞和資源浪費;而格萊格爾博士 (Michael Greger) 擔心禽流感會成為改變世界的導火線。誰知道會不會是這樣的災難性事件造成工廠化養殖業的破產;如果不是發生了這種大事件的話,那麼我覺得大概我們會繼續運用所有這些辦法。

  逐漸地砍伐問題的根源。因為我們沒有那些大公司擁有的廣告經費,我們所依賴的,是如果一般人知道了真相,他們就會要求改變現狀。但是要大規模地向群眾宣導,我們現在還沒有這個能力。我覺得教育年輕人尤其重要,高中生,大學生。我們還得小心不能引起他們的反感,動物權利運動中有些人,像很多其他人一樣,有自我清高和憤世嫉俗的傾向。這可能會造成某些人的反感,而我們不希望讓他們對我們要說的話產生反感。我們需要他們,我們需要每一個人都聽聽我們的聲音。

綠林:我們覺得我們的任務基本上可以分成兩個方面,一是設法讓政府和公司改變他們的做法,二是讓一般大眾改變他們的做法。在這次的大會上,我們聽到了很多對付政府和公司的努力,但向一般民眾宣傳的努力相對來說比較少。你對此有何看法?
蘿綸:是有一些組織比如素食者顛峰專門從事向一般民眾宣傳的工作,但其他的組織也會參與像發傳單這類的事情。其實,每次你在公司門口發傳單抗議他們的做法的時候,也就是一種向大眾的宣傳。

  對我來說,面向公司的宣傳就是一種大眾宣傳,你原本也就是在告訴大眾這家公司正在做些什麼。問題在於,在進行面向公司的宣傳時候,並非所有人都給大眾一個清楚明白的訊息,就是所有的養殖業公司都採用同樣的辦法,所以最好最徹底的抵制就是全素食。如果你給大眾造成一個混亂的印象,那就是一個大問題。

  至於政府方面,那太複雜了,你得知道這些從政者之間的關係,什麼事情要去找那個委員會等等。理想的狀況是政府政策和公眾的意見和拍,比如在芝加哥禁止了鵝肝醬就是這麼一個例子。因為有了足夠的大眾宣傳,電視廣告加上報紙評論再加上傳單,大眾對於這件事情有了足夠的了解,他們才會給議員政客施加壓力讓禁令過關。我覺得在大多數情況下,政客都不會故意和選民站在不同的立場。有了足夠多的選民支持,政治人物們才敢挺起腰桿子說:我也反對這樣的殘忍行為。

綠林:給大眾一個正確的訊息是非常重要的。昨天有一個討論是關於動物福利活動與動物解放運動的爭論,其實我們覺得真正的爭論是如何把正確的訊息傳遞給大眾。在反對鵝肝醬的活動中,這點是很成功的。你以為成功的關鍵在哪裡呢?
蘿綸:一方面是因為我們採取了一些較為激進的做法,比如闖入農場蒐集資料。這樣才引起了媒體的關注,而我們早一些蒐集的工廠化養殖場的材料就沒有人願意報導。另外一點我想就是,鵝肝醬的消費者很少,因此媒體會比較願意報導它。如果換成是雞,幾乎所有人都常常吃雞,就不會那麼多媒體願意報導了。

綠林:謝謝你抽出時間來與我們交談。
蘿綸:應該是我謝謝你們安排了這次採訪,這些問題都很有趣。希望動物權利運動的種子會在全世界生根發芽。

----------------------------------------【2006/11/26 文:綠林、圖:FARM】


●請尊重著作權,欲轉載使用請聯繫素食星球喔∼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最佳瀏覽模式: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3.0以上版本
Copyright c 2006 VegePlanet Technology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勿任意轉載。
116台北市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TEL:02-29325222 FAX:02-29319207 E-MAIL:service@vegeplanet.com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